請「台南市流浪動物愛護協會」理事長懸崖勒馬(請大家留意即將公佈的記者會時間)

登入後,方能發表回應  Page: « < 1 of 1 > »
28 Jun 2010 - 00:351088
請「台南市流浪動物愛護協會」理事長懸崖勒馬
從2008年9月至2009年12月郭順雄先生和大家當義工共同推動台南市「以絕育替代撲殺」。

2010年1月郭先生成立協會並建議由他的協會主辦2010年台南市的計畫。於是,在郭順雄理事長提出該建議的隔天,我們一起將我書寫的2010年計畫書親自送至台南市動物防疫所。該計畫書最後一頁載明主辦單位為該協會,而我為負責執行計畫的人。

過後,在進行和完成一些程序之後,郭理事長即將我從今年的計畫完全排除。防疫所寄到協會的公文以及口頭通知的事情郭理事長完全不讓我知道,防疫所撥下的經費郭理事長完全不讓我使用,郭理事長甚且完全不和我商量就自己決定和合作醫院的所有業務。

總之,因為郭理事長的刻意排除,今年整個大半年我已經和台南市計畫失去連繫了。郭理事長,您目前用來整頓您協會的合作醫院體系、犬隻的控制技術、台南市政府的補助全部都是本網站配合全國人士多年來開發出來的。甚至,您目前使用的那兩輛絕育車是高雄的義工捐助/借給本網站的,同時,您所使用的一些重要捕犬工具是我私人財產。還有,為了推展動物絕育,請您看一下本網站的收支區,看看我以及其他單位團體和個人的支出有多少。我想,我們社會的道德標準是不會認同您踩著別人的屍體去整頓自己的協會的。所以,請您懸崖勒馬,出面和大家協商。



Last edited by syhuang (28 Jun 2010 - 00:40)
29 Jun 2010 - 00:301091
請問一下~我能了解一下這件事的詳情嗎?
我也是從您這得知愛護協會的事的~也麻煩您幫忙了很多~


29 Jun 2010 - 20:571092
想與您聯絡
黃老師:我是麗斐,想與您聯絡,也寄信到您的這個信箱syhuang@mail.hku.edu.tw
不知道您是否有收到?




麗斐:
幾天前我已回信,不知道你有沒有收到?學校那個信箱那天竟然無法把信寄出,所以臨時改用別的信箱寄出。今年三月底我有回你的信,但是沒有你的回音,不知道是你太忙了或是沒收到?你的信箱有時會寄一些垃圾信給我。
2010年7月1日



Last edited by syhuang (01 Jul 2010 - 20:09)
30 Jun 2010 - 17:251093
請台南市動物防疫所不要故意攏絡人民團體來剷除異己者
我將第一篇文章稍為擴充之後寄給台南市防疫所:

這三個月來我已經多次當面稟告以及以電話向貴所反應今年台南市動物絕育計畫主辦單位許多不合理的舉止,但都不見貴所出面說明,所以今天我再以書信表達我的關切。由於貴所是該計畫之業務承辦單位,應該重視該計畫之執行是否有違背一些規範,所以希望貴所能正視我所提出的問題立即研商補救之途徑。

從2008年9月至2009年12月郭順雄先生和大家當義工共同推動台南市「以絕育替代撲殺」。2010年1月郭先生成立愛護協會並向我建議由他的協會主辦2010年台南市的計畫。於是,在郭順雄理事長提出該建議的隔天,我們一起將我書寫的2010年計畫書親自送至貴所。該計畫書最後一頁載明主辦單位為該協會,而我為負責執行計畫的人。

過後,在進行和完成一些程序之後,郭理事長即將我從今年的計畫完全排除。防疫所寄到協會的公文以及口頭通知的事情郭理事長完全不讓我知道,防疫所撥下的經費郭理事長完全不讓我有支配使用的機會,郭理事長甚且完全不和我商量就自己決定和合作醫院的所有業務。總之,郭理事長嚴重妨礙我計畫的執行,明顯破壞計畫書所訂之規範,希望貴所出面糾正。

因為郭理事長的刻意排除,今年整個大半年我已經和台南市計畫失去連繫了,這嚴重妨害我個人以及整個社會的權益。本人認為貴所和該協會的互動存在多重弊病。貴所承辦計畫卻默認主辦單位竊取我做為計畫執行者的職權,同時貴所承辦計畫卻默認主辦單位竊用本人配合全國人士多年來開發出來的合作醫院體系、犬隻的控制技術、台南市政府的獎補助。甚至,貴單位所承辦之計畫目前使用的那兩輛絕育車是高雄的義工捐助/借給本人從事計畫使用的,同時,貴單位所承辦之計畫目前使用的一些重要捕犬工具是我私人財產。還有,為了推展動物絕育,請貴所查看一下我過去曾提供給貴所的文件或是上本網站的收支區,看看我以及其他單位團體和個人的支出有多少。我想,我們社會的道德標準是不會認同貴所配合一個人民團體,讓該團體踩著別人的屍體去整頓自己的協會的。

貴所今年二月在詳細看過我一月呈遞的計畫書之後,即根據我的計畫書替愛護協會草擬一份兩頁的計畫書,這是嚴重違背學術倫理的,該計畫書並且擬將台南市的部份獎補助款用來補助台南縣的動物絕育。我在會中有提出糾正。然而,今年四月動物醫院向我反應,郭理事長將要以台南市的獎補助款支付台南縣的動物絕育,因為這是明顯非法,所以我知道之後立即打電話勸阻郭理事長。貴所明知郭理事長將以公濟私,用台南市的公款去發展他和台南縣的關係,以便明年縣市合併之後順利取得補助款繼續當主辦單位,卻在今年二月替愛護協會撰寫計畫書時包庇郭理事長的不法的企圖,貴所圖利私人的行為有待檢討。

本人建議貴所應避免再次和愛護協會私下協定新的計畫書,而應該根據我今年一月交給貴所的計畫書來修正,以執行下一筆預算。同時也不要忘了,不可再聯合愛護協會刻意妨礙我執行計畫的任務。



Last edited by syhuang (22 Jul 2010 - 10:35)
30 Jun 2010 - 21:431094
郭理事長要替天行道,卻罰錯人了
為了奪權和護權,郭理事長老謀深算,事事蒙蔽朋友,附庸防疫所,在防疫所的支持之下賣友求榮,讓我與計畫隔閡,遠離計畫核心,成為計畫邊緣人,其舉止和作為已經嚴重危害計畫的效率以及違背道德和學術倫理,證實他沒有改善計畫的能力,對動物的福利相當不利。所以,我必須請郭理事長不要再借主辦單位之名霸住計畫不放了,請尊重我是執行計畫的人,不要再走錯路了。

為什麼郭理事長棄朋友如敝帚呢?因為他認為我對錢不清不白,是個貪污的人,所以他必須把我手腳砍斷,由他掌控計畫和計畫的預算才能替天行道。這是怎麼發生的?話說去年,防疫所惡意阻撓計畫,我們苦鬥年餘到去年11月中旬防疫所才撥給我們全年原預算四分之ㄧ的錢,我以四分之ㄧ的錢要清償全年的債務有可能嗎?

手中這些錢最應先償還的是田間助理、動物醫院和田間耗材供應商。去年的郭先生是個相當積極熱心的義工,自己請到了一個得力助理,兩人一起捕捉安平區的流浪犬。在防疫所經費一拖再拖的情況下,郭先生均按月先墊支工資給該助理。因為去年11月從防疫所拿到的錢只夠還3個月的計畫支出,所以郭先生先墊給助理的那12萬元只好以後想辦法募款還他。

可是正為錢短缺而每天如坐愁城時,去年11月的某天,郭太太打電話到我老家要錢,我說目前真的沒錢,他居然開始指責我帳目不透明,說要查帳等等的。看官,去年是我學校當主辦單位,學校有自己的會計制度在核帳,我要負責的對象是學校會計,不是郭太太。不過,我向郭太太表示,他可以試向學校要求查帳。接著,又換郭先生在電話的另一端要錢。就這樣,他們認定我貪污,非常不幸的,在我單純的思維中,今年一月竟然掉入陷阱,答應郭理事長由他的協會主辦計畫,而終被他隔離成邊緣人至今無法和計畫做任何聯繫。

我預支一千萬元都沒打算要回來了,我何必貪郭理事長那12萬元?郭理事長要替天行道,可是罰錯人了。



Last edited by syhuang (01 Jul 2010 - 20:36)
04 Jul 2010 - 18:361097
偷機取巧、依附權勢無異犧牲動物利益
郭理事長今年上半年來企圖聯合台南市動物防疫所,以期能繼今年以不義的手法掌控台南市計畫之後,擴大掌控明年台南縣市合併之後整個南都的動物補助經費。由我致防疫所的信所提到的證據,就可以發現防疫所和郭理事長的不良企圖。

想不到短短的時間,郭理事長就學到了防疫所詐騙的手法和習性。過去2008年9月到2009年12月郭先生可以爲了推動「以絕育替代撲殺」挺身而出,反對防疫所做事出爾反爾,奸詐狡猾,然而,2009年1月當了理事長之後,就奉防疫所為圭臬,有樣學樣,以欺騙的手法矇蔽朋友,一心一意想獨攬大權。這種行徑叫做不仁不義,不尊重學術和職業倫理。

違反倫理的作法必然犧牲動物的利益,這明顯和愛護協會的本意相違。郭理事長憑一己之好惡,奉其主辦單位之頭銜為無上綱,非法奪取我主持計畫的任務,這個計畫的工作任務包括提升計畫的效率、防止新政策淪為有名無實、融合台南縣市政策以利年底南都的廢除撲殺,以及要蒐集資料保存文獻,郭理事長會做這些事嗎?不做這些事,還學乞丐趕廟公不會不好意思嗎?

我致防疫所的信提到,我保存有一份台南市動物防疫所今年2月的文稿,內載有該所擬以台南市公庫補助台南縣動物的絕育手術;同時,今年4月,動物醫院反應郭理事長要收取台南縣動物絕育手術的帳單。台南縣政府有自己的絶育經費而且程序都比台南市還上軌道好多倍,只因台南市比較有錢,就要買單羞辱台南縣政府嗎。台南縣有自己的尊嚴,有骨氣,不是看到錢就不辨是非。再說,台南市防疫所附和人民團體私自把台南市民眾繳納的稅款拿去給外縣市民眾使用也是對不起台南市民的,不合乎台南市政府的法規的。

台南市防疫所和人民團體一心一意要以金錢來介入台南縣政府的業務是何居心?郭理事長無疑是要以最簡單、最不費心力的偷機取巧的方法來表現他對台南市和台南縣都有影響力和貢獻,所以明年名正言順的可以掌握南都的經費。貢獻不是這樣評估的。依我的評估,郭理事長對台南縣的情況完全沒有學習過和付出,也沒有興趣,以這樣的經歷卻想掌控台南縣,野心未免太大了吧。至於防疫所,是不是和人民團體一樣胸懷台南縣,合併時間都還沒到就把台南縣看做自己的子民了?或是,這兩個單位互相利用,防疫所爲人民團體鋪路取得明年南都的補助經費,藉機把當初發動廢除撲殺的異己者剷除。防疫所對我倡導廢除撲殺一直耿耿於懷,其心胸未免太狹窄了。



Last edited by syhuang (05 Jul 2010 - 14:37)
10 Jul 2010 - 21:231106
郭理事長中斷台南市絕育計畫,請捲鋪蓋走路!
在郭順雄理事長篡奪主持台南市計畫之下,目前台南市計畫已經中斷1個多月了,其絕育活動開開停停的方式充分暴露其平庸乏味的經營能力。聲稱因沒錢所以停辦台南市計畫,既然如此,為什麼又有錢企圖以台南市公款補助台南縣的動物絕育計畫?我想,郭氏並非真的關心台南縣的動物,而是想弄一點錢在台南縣民眾身上,虛張聲勢以為其協會輕易奪取明年整個南都絕育經費的墊腳石。郭氏手段太過低俗,因權慾而違背道德和法律,甚至嚴重犧牲計畫的效率,實在令人痛心。

在我過去5年來擴大台南縣市的動物絕育,除了2008年8-12月特地將台南市的動物絕育補助停掉之外,絕育活動原則上都是持續不斷的。2008年8-12月停掉是策略性的,目的是抗議台南市政府完全不顧個人的負擔,將重大的活動長期完全交由個人來補助,同時,我們也在當年7月9日召開第一次記者會,發表人道控犬的成果並呼籲市政府將撲殺費用轉做絕育以快速廢除撲殺。在歷年完全無政府補助之下,我都忍受了強大的經濟壓力來維持計畫的持續不斷,以保護動物和照護者的利益為優先並藉此儘量減少動物醫院的困擾。拼到現在,好不容易有較寬額的政府補助,在郭氏的運作之下卻傳出計畫停擺的消息,是郭氏應該停止篡權敗壞學術倫理羞辱台灣的時候了。

郭氏明知自己沒有承擔經濟壓力和風險的意願和能力,卻巧取豪奪台南市計畫,不僅嚴重違背學術倫理而且枉顧台南市流浪動物和廣大照護者的利益,實在令人痛心。郭氏以極為不道德的手段掌控台南市動物絕育預算,在滿足權慾之餘,卻消極的考慮個人和其協會的方便和穩當,只當公款撥入其協會帳號時方願意辦活動,而明明政府預算在握,只是未進帳,郭氏就把活動停掉,任動物發情繁殖,讓照護者心焦如焚。

我三星期前曾打電話洽詢防疫所,根據撥款的程序我評估第二筆預算撥款的時間應是7月底左右,這算是快的撥款時程。郭氏能暗中巧思設計,成功的排斥全力支持他的朋友於計畫之外,卻不懂得評估撥款時程並主動向防疫所協商把經費追溯至6月,而把活動輕易的中斷,犧牲全民的利益,這樣完全不專業的所謂計畫主持人,能創新計畫、領導計畫嗎?

郭氏厭惡計畫有賒帳的風險和壓力,所以寧願選擇保護自己,中斷計畫,把風險轉移到社會其他成員,亦即讓動物冒繁殖和撲殺的風險,讓照護者冒動物繁殖而求助無門的風險,讓全民承擔「以絕育替代撲殺」新政策失敗的風險。台南市民間5年來並非以動保協會量入為出的經營方式將絕育活動發展出來的,或許該種量入為出的經營方式在任何地方是無法把絕育活動做得有效率的,因為動物不會配合協會的預算,在協會沒錢的時候忍住發情和生殖,所以,郭氏既然沒有意願和能力承當賒帳等經濟風險,篡奪經濟學家主持絕育計畫的職位幹嗎!還是請郭氏早早捲鋪蓋走路,不要再鬼混什麼計畫主持了,台灣的學術倫理已經相當低落了,經不起郭氏鋪天捲地的在國際間掀起喪葬台灣學術倫理的大浩劫。


29 Jul 2010 - 10:221121
將開記者會揭發郭氏巧奪台南市經費的詳情
我先敘述一下召開記者會之原由。

今年台南市將撲殺經費轉做絕育,這原應讓我們感到驕傲的一年卻讓台灣黯然蒙羞,抬不起頭來,因為台南市出現了一個沒有道德觀念的投機者,他就是今年一月成立的「台南市流浪動物愛護協會」的理事長,郭順雄先生。郭氏為驕其會員和社會人士而權慾薰心,賣友求榮,巧奪台南市絕育計畫和補助款,嚴重傷害社會公平正義,所以我在此以受害者的身分,懷抱傷痛之情,揭發郭氏的醜行,鄭重呼籲各界發揮正義之心,以輿論共同箝制其暴虐的行為,不僅為我個人討回公道,也為台灣的文明進步貢獻一份心力。

或許,有人認為這幾年來我都不曾披頭散髮跪在地面求救,所以出身大學教研的我不論經濟和精神都是鐵打的,社會不需要考慮我是否有受公平對待,甚至不知不覺對我產生同情免疫。坦白說,我和一般人一樣也有痛覺,也只有一定量的體軀和精神可以擔負折磨。這12年來,我可以為被政府借「依法行事」之名欺壓的動物照護者這個族群挺身而出,不畏威權,不惜長年辯論是非,公開論述所有被政府誤導的議題,也捐輸個人12年來所有教學所得和各界共同發展絕育計畫,共同完成一些不可能的任務,譬如,促成台南市政府將撲殺經費轉做絕育,所以,現在,面對郭氏對我個人和社會的欺凌,我也期望輿論界可以挺身而出,要求郭氏還我個人以及社會一個公道。

從2004年遭母喪而離台投靠美國家人開始,我便省思以絕育犬隻導向消除撲殺。2005年1月重返台灣之後,我和社會人士一直有系統的穩紮穩打,而2008年7月9日的動物絕育成果發表會是消除撲殺的一個重要里程碑,我也在會中認識台南市李文正議員。會後的兩個月,亦即2008年9月,因李議員的介紹,郭氏加入工作團隊,共同推動台南市「以絕育替代撲殺」。在那一段時間,我和郭氏互動非常頻繁,我也數次在網站為文,推崇郭氏的貢獻。2009年11月24日,台南市議會通過李文正議員的提案,決議將2010年的撲殺預算轉做絕育,完成了2008年7月9日記者會以及同年10月全國連署的訴求,把消除撲殺推到另一個高峰。當時,興奮之情難以形容。

接著,2010年1月郭氏成立動保協會,並建議由協會申請主辦2010年的計畫。其實,應防疫所編列2010年預算的要求,我已於2009年10月就把2010年的計畫書呈給防疫所參考,同時也在12月開始向校方簽呈,申請續辦2010年台南市的計畫。但是感於郭氏的請求,我便停止學校的作業,在李文正議員的同行之下,我和郭氏一起將該計畫書重新送至防疫所。該計畫書最後一頁載明該協會主辦,而我負責執行。這是歷年來我和各單位合作的模式。孰知,計畫書送到防疫所以後,郭氏便仗其協會是防疫所公文往返的窗口,以欺詐的手法一步一步的獨自進行申請計畫的程序,不久之後,便把過去8年在台南市深耕動物絕育的我完全排除於絕育計畫之外。早知郭氏所謂的主辦就是這種不要臉的搶奪,我絕對不會把我的計畫書交給郭氏的。

事後檢討發現,郭氏和我合作年餘後,竟然兇殘到架空我的職責,篡奪計畫和經費,做出文明社會所不齒的事,原因是,餵食街犬多年的郭氏,雖然在李文正議員的介紹後,堅定必須採取我所推廣的流浪犬族群控制,才能有效杜絕他身邊流浪犬的不斷繁殖,甚且把控犬的方法運用在整個安平區,但是本身完全沒有學術倫理的修養和顧忌,不知道做事要誠實公開溯源,尊重別人長期努力的成果,共同使用資源,繼續推動和監督新政策。所以,郭氏為了經營自己的協會,向不知情的會員和社會人士誇耀他多有辦法可以申請到政府經費,竟然以不法的手段把我從台南市,也就是我一步一腳印,披星戴月從事動物絕育8年的基地趕走。雖然我不是台南市人,但是當我全力投入台南市的動物絕育時,郭氏在那裏?郭氏協會會員和台灣民眾能接受郭氏這種殘忍不道德的行為嗎?


29 Jul 2010 - 23:301122
回覆台南市動物防疫所
周醫師:

您好!今天,7月29日接到您2010年7月9日寫的信。在討論問題之前,我有一個小小的要求,亦即我選擇被稱呼為「黃淑郁博士」,因為那是我的頭銜。所以,以後行文,請不要再用「女士」稱呼。先謝謝您。

我2010年6月30日的掛號信的用意是請貴所審視一些事實,亦即貴所所承辦的業務有涉及違法的地方:(1)佔用我私人的財產,(2)抄襲我的計畫書,(3)抄襲我多年來發展出來的技術,(4)以台南市政府的錢辦理外縣的業務。這些違法的地方若非貴所直接涉入,也是經由業務主辦單位間接涉入。主辦單位觸法,難道身為承辦單位的貴所可以毫無責任,不須要重新檢討主辦單位的適任問題?

您信中要我向貴所道歉,因為我信中提到「貴所圖利私人的行為有待檢討」。您現在提這個要求應該太早,應等我的律師研究觸法的證據之後再提還不遲。我現在先舉貴所和主辦單位觸法的一個案子為例。附件是貴所2010年2月替「台南市流浪動物愛護協會」理事長郭氏擬的計畫書。該計畫書第六項謂計畫實施地點為台南縣市,第七項第1點謂絕育對象為台南縣市犬貓。貴所觸法相當明顯。第一、貴所既然公開遴選計畫書,就不應該圖利私人為特定協會擬計畫書參選;第二、身為政府官員,貴所應該知道把市府的錢用在其他縣市的業務是犯法的,但是,貴所卻在計畫書明文規範台南市政府的經費將補助台南縣市犬貓絕育。針對這一點,我已在2010年2月的會議提出糾正。但是,動物醫院的明細表証實郭氏沒遵照糾正,而把台南市公家的錢拿去補助外縣的犬貓。為甚麼這麼巧合,貴所和郭氏都犯同樣的錯誤?這不會讓人聯想在2010年2月開會之前,郭氏有說服貴所成全郭氏不正當的意圖嗎?姑且不論郭氏的意圖是什麼。

請貴所重新檢討主辦單位的適任問題。

謝謝收看此信。

2010年7月29日


登入後,方能發表回應  Page: « < 1 of 1 > »



連絡信箱:catdogfamily2005@yahoo.com.tw 電話:0981-560-166